鸳鸯、吸血虫与老鼠

艺术家

  但对艺术家而言要在意社会需求,社会是最有公论的,认为艺术作品与群众毫不相干的艺术肯定没有生命力,脱离群众的艺术必将孤寂中衰亡。双百方针永远值得画家的尊重。

  这就涉及画家所从事画种的社会功能和受众审美需求的制约问题。儿童读物、装饰画、历史画、年画等其功能各不相同。读者群中白领、蓝领、老人、青年、好新潮者、爱传统者,
其审美需求均大相径庭,都直接制约着画家创作手法,如画儿童读物,容易偏重动漫
手法,一般的水墨画,多数认同似与不似之间
的理念,但如画近现代名人伟人为主角的历史画、如把周总理、王铁人的神、形、与事迹画成似与不似之间
恐很难被读者所接受,也无法把观众带入当时那个历史时代。

  百年前上海海派艺术,也曾面对各种各样审美需求,当时上海刚刚开埠,面对外国资本的流入,贫富的扩大,欧美文化的冲击,海派画家不自觉的以海纳百川的定位发展了多种海派艺术形式,来面对各不相同的艺术需求,而且从社会平衡中各得其所,找到各自的粉丝。各流派间排斥已不是主流,而是相互竞争以获得更多的爱好者。海派艺术通过社会竞争,此长彼消得到了平衡,壮大发展了自己。

  当然这决非说明观众的审美情趣,画种之间谁高谁底,只是阐明社会需求的多样性和观众爱好各不相同而已,至于画坛中如何平衡、让社会需求,粉丝的消长自然去平衡吧。

  在上个世纪曾听到天津画家于化里提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即美好的事物,当用美好的形象去比喻,他举例说情侣、夫妻、一般用美丽的鸳鸯做比方,所以才有卢照邻的得成比目难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的诗句。其实如吸血虫雌雄虫体,终生相拥更胜鸳鸯,就是因为形象太丑而且危害人类,所以没有人会把美好的夫妻比方成一对吸血虫。我听了觉得颇有说服力。以后去云南洱海碰到一位彝族学者字旭东他谈到老鼠爱大米歌曲十分受青少年喜欢,尽管老鼠长相十分丑陋。使我感到在爱好的问题上不能划一,
老鼠爱大米人们所以爱唱,可能与歌词诙谐,幽默有关,这说明群众的喜爱点多种多样,各有侧重,幽默诙谐同样受人喜爱,看看迪斯尼的米老鼠,因为它的灰谐幽默,当然形象上也作了改进,在动漫中大获成功。

  人类幼小时,只爱甜味,但长大后就复杂多样了,要在甜味中加上酸味、辣味、苦味、甚至臭味各不相同。文艺界粉丝的爱好同样多种多样,不会简单划一,从画论看栩栩如生一向是评画的标准,
但以后又有了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近代又有了似与不似之间的理念,而近些年抽象无形论又有了一定市场,而且一样有年轻人喜欢,认为很洋气请注意这一洋气绝非贬义词,意指现代感,认为这些洋气作品与当代房屋家具造型十分协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