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城776888】池塘生春草 园柳变鸣禽——读笳咏书画展

艺术家

笳咏,是西安长期从事美术理论研究的、有个性、有造诣的书画家。他有坚实的书法基础,80年代专攻写意国画后,他的理论就与艺术实践贴得更紧,有独到的见解。

去年秋天,画家笳咏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极富个性特色的作品引起观众的注意。北京青年美术家对他不甚了解,一位青年朋友以为笳咏是与他年龄相当的画家,因为他从展览的作品中感觉到一种自由探求的心情。我由此想到一个人从艺的心态,是怎祥-影响着作品的年龄特征,并为笳咏先生在艺术上常葆青春而欣慰。

60年代初,当长安画派几位骁将石鲁、赵望云、方济众、何海霞、康师尧、李梓盛蜚声于中国画坛时,笳咏就成了他们特别是石鲁的理论伙伴,成了长安画派艺术的研究者,并写了不少文章阐述画派的理论主张。因此,西安的同行都熟知笳咏,喜欢他,赞许他。

笳咏先生年近七旬,投身美术工作已50年。他原名陈嘉墉,山西吉县人,吉县正是天下闻名的黄河壶口瀑布所在。但他生在太原,从小随父亲读书习字,20岁开始当中学美术老师,从此开始了他的美术生涯。1949年他从山西到西安,后来与石鲁相识,成为《西北画报》和西安美协最早的专业美术工作者。年画、连环画、版画、壁画、评论、诗歌都曾潜心创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之中,石鲁挨斗的时候,他被发配往耀县农村,在那里,他下了大功夫,使失传数百年的耀州瓷釉下刻花得以复兴,他为刻花工艺创造的工具,提高工效数十倍,耀州陶瓷厂至今仍在使用他所创造的刻花刀。

近年,他在不断研究探讨文艺理论的同时,又在国画和书法创作方面,倾注了极大的精力。他坚持艺术来源于生活,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1978年重新回到陕西省美协,主编《美术通讯》,这一阶段写了大量有关美术创作的论文,同时开始水墨画创作。

笳咏的画和书法,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新的创造,不随波逐流,不落俗套。他带着一双艺术家的眼睛看眼前的各种现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画家要用脑子去看事物,他的取材决不与别人雷同,是对生活现象的审美发现。在表现形式的技巧上,也有新的创造。

由于他过去创作过许多反映现实生活的年画和连环画,在水墨画创作中,同样{艮重视对生活的理解、体验。但水墨画创作的实践经验把他的眼睛引向新的问题,他感受到写意的困难和高妙,进而提出只有符号化,才便于写意;而写真是写意的大敌。他对符号、程式的兴趣,通过对中外艺术的广泛观察研究,上升为一种艺术信念,马蒂斯的艺术思想,便曾给他有力的支持。虽然他经常强调对于生活的观察、分析、酝酿,强凋画家要用脑子看事物,但他承认,正是那些摆脱了实境的即兴工作,那些处于牛意识性的舒乐状态中画出的画,是他最好的画。我不曾就此与笳咏先生细谈,我模糊地觉得,在他的理论武库里,收集着不同系统的武器。很长时期里用以阐释美术创作,归纳某些阶段艺术形势的武器系统,并不适于阐释他自己的水墨画创作。他的水墨画创作的抒发自己审美情趣、毫不掩饰地把自己放进作品里去的即兴创作,是寓意乐心的文人精神活动,而不是对社会生活观察、分析、提炼所形成的现实生活的镜子。

他认为,对书法的理解最重要的是要领会某一碑帖的精神,决不能遗神取貌。因此,他的书法,无论石门、汉简,都没有做作的痕迹,而是用来抒发自己的情趣。

笳咏作水墨画,私淑齐白石,得力于古典诗词修养,又有多年从事反映现实人物、事件的绘画创作经验,这些不同的基础因素,使他的水墨画作品时时闪现不同的光彩和趣味。但艺术家面对大自然活跃生命时萌发的喜悦和激动,成为他作品的基本情调。而近代文人画习用的画面格式、布局、章法,与他自由劲健的笔致,形成统一的对比。当他想为自己的感情宣泄留下较大的自由时,倔强狂放的笔触竟成为向传统绘画格式挑战的痕迹。笳咏很重视用笔,当齐白石式的韵味与他个人的笔法发生冲突时,他宁可舍弃齐白石,他的一些同行朋友曾说他作画笔胜于墨,但我却觉得传统的构图习惯和每画必作题跋,对他艺术风格的完整有更大妨碍。从他的近作看,作品的现代情趣如何与传统文人画程式融洽无间、相得益彰,似乎是他思索和试验的一大课题。

在他看来,手中之笔,不仅是涂抹丹青、挥洒香墨的工具,更重要的是思想感情奔驰的依托。当一批诗意盎然、优美清新的书画展现在厅堂时,人们惊喜地发现,这里不仅是桃李鸣禽,人物山水,这里洋溢着对新的生活,对祖国山河一草一木的真挚的爱,充满着人情昧:尺素之中,跳动的是对祖国、民族、四化建设,对故乡,对山区和城市人民生活尽情讴歌的一颗不老的心。什么是艺术的契机、基因和灵感?在这里似乎得到了朦胧而清晰的回答:爱,真诚的爱!对祖国、对人生、对社会主义事业的痴情的爱是一杯醇酒;对于艺术来说,是一杯不可缺少的垫底酒啊!

他的直率和热情,他的孤傲不群,与他对现代文化日新月异的进展所寄予的积极期望,都使人认识到,他是一个相当典型的、处于新旧两种文化形态交替阶段的知识分子。而他的缺乏功利打算,不擅应对斡旋等等优点,在当今更显得十分惹眼,以至他被称之为怪人笳咏。其实,这种孤傲的实质,并不是看破红尘或恃才傲物,而是难以消解的伦理观念。他评人论事,总保持着明晰、清醒的眼睛和头脑。即便是故旧知交,也一样憎而知其善,爱而知其恶,绝不因亲疏远近而变得含糊。我曾就石鲁生平向他求教,和石鲁有数十年交谊的他,侃侃道来,使人感受到传统文人所追求的史笔的感染力和说服力。

笳咏生于河东故郡,从小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背诵过《四书》和古诗文,青年时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参加革命后,接触到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用新的思想武装丁自己,在实践中,不断对传统和创新进行研究探索。为了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并抒发他对生活的爱,他以深为基础,广泛地注意生活。同时,仍不断地学习研究理论问题。对当代的重大事件,党的重要政策,以至自然科学的知识,他都关心。他不断地充实自己,要使自己的思想感情能与时代同步前进。

古代文化视书画为寓其意,乐其心,不害惰性而得静中之乐的雅事。笳咏的绘画创作,是他文人生活的一个方面,与他的为人处世十分和谐一致。画如其人,用眼下的说法,看他的画就知道他的活法。

他明白,画与书法是愚人的事业,只有勤恳不息,广采博收,才能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画好一幅画,首先要自己感到满意,才能打动观众,这是他作画的主要内在动力;苦涩和乐趣也从这里产生。

一九九四年雨水

他画的那些鸟儿、牛、松鼠、鸡、鸭、猫等,都是寥寥几笔,接近一种符号,他是从传统画法中得启示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笳咏笔下的鸟儿,寥寥几笔,却比写实的鸟儿更灵活。他把这叫做国画选型的符号化,他认为这样更便于写意,更便于发挥画家的主观情趣。

是的,古人说:山水抒情,花鸟写趣,它来源于生活,而又必须高于生活,因为它是一种精神产品决不是物象原型的刻板摹拟。

笳咏正在不断探索,从造型到构图章法,进一步发挥中国书画的优势,我相信他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